当前位置:中华网论坛 > 中华百家评 > 评论滚动 > 正文

特朗普交好华尔街大佬别有深意...

2017-02-08 10:37:53    中国网  参与评论()人

近日,特朗普在金融方面也要大动作,要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

这一法案诞生于华尔街危机后的2010年,其时算是危机最深重的时刻。美国上下和国际社会对于华尔街投行大佬雷曼兄弟破产进行了深度反思,美国和国际社会认为只有强化金融监管才能避免金融危机。因而,《多德·弗兰克法案》就是一部强化金融监管的法案。舆论认为,这一法案可以比肩《1933年银行法案》(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是上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

《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核心内容是给华尔街金融大佬戴上紧箍咒,遏制华尔街过于贪婪的逐利特性,保护消费者的利益,防止金融危机的发生。核心内容有三:一是成立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负责监测和处理威胁国家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二是在美联储下设立新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对提供信用卡、抵押贷款和其他贷款等消费者金融产品及服务的金融机构实施监管。三是将缺乏监管的场外衍生品市场纳入监管视野。大部分衍生品须在交易所内通过第三方清算进行交易。

6年多过去,美国迎来了政党轮替,美联储再次加息,美国经济呈现复苏态势。特朗普要实施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财政金融政策,要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因而需要激活制造业,并给缺金少银的市场主体提供更多的融资机会。作为商人的特朗普洞悉融资的重要性,加之金融危机已然远去,当然也包括其“逢奥(奥巴马)必反”的政治个性,要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也就符合逻辑了。

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顺势调整,反正特朗普就是要给华尔街投行大佬松绑了。不能说特朗普的动作没有道理,毕竟《多德·弗兰克法案》约束了各大投行的信贷规模。因为法案要求银行资本必须要大于贷出去的资金。而且,华尔街大佬如果因为滥发金融产品或者像危机前那样,过度金融创新或者进行危险的衍生品交易,一旦金融机构面临破产危机“不得不倒”——金融机构必须实现拆分。

特朗普需要的金融市场的活力,或者说是金融机构能够释放出更多的资本流动,给实体经济输血。毕竟他任期有限,防范金融危机不是他的当务之急。

所以,特朗普才会以商人贷不到款为理由要废除弗兰克法案。不过,除了解决市场主体的融资难题,特朗普也很清醒地认识到,家在纽约身在华盛顿的他,无论是作为商人还是总统,他都知道华尔街的分量所在。迄今为止,特朗普没有兑现竞选承诺的领域就是华尔街——从竞选时对华尔街的攻击再到商业和财政部长提名华尔街大佬,突显特朗普对华尔街能量的充分认知。客观上,作为共和党中不典型的富豪总统,特朗普的执政团队里集中了一大批富豪。富豪和华尔街是密不可分的资本利益关系。

给华尔街松绑,算是特朗普寄予金融投行的大礼。因为高盛和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多次埋怨《多德·弗兰克法案》对于金融机构约束太多。特朗普此举也让美国股市疯涨,加之1月份的经济数据不错,这都刺激特朗普要将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到底。

不过,特朗普要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也非易事。

首先,其废除弗拉克法案的理由并不充分。以其所谓《多德·弗兰克法案》约束了企业信贷规模为例,根据美联储发布的数据,美国人信用卡欠款高达9920亿美元,接近2008年创下的纪录高位。未偿还汽车贷款总额高达1.01万亿美元,也达到创纪录高位。这些汽车贷款的平均利率不足4.5%,接近创纪录低位。此外,抵押贷款债务达到14.2万亿美元,并没有比2008年中旬创下的纪录高位低多少。由此可见,《多德·弗兰克法案》并没有让华尔街大佬降低信贷规模。精熟金融规则而且利益至上的华尔街大佬,当然明白如何戴着镣铐跳舞。

其次,既然已经成为法律,特朗普想要废除之也要经过国会同意。直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新政都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进行,他还不习惯和国会打交道。即使是控制国会两院的共和党,对于特朗普绕过国会任性的脾气也不感冒。至于法案的提案人、前众议院议员、前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也强调,《多德·弗兰克法案》不应该被完全取缔,而应该被改革。因而,特朗普要彻底给华尔街松绑,困难不小、压力很大。

(作者是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卢书敏 CL1259)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