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刷新 上页 下页
阅读:651005 参与:0 回复:117

中华论坛】一米八2百斤重的肥女丁书苗是怎样勾引上刘志军的[图]

    2010年11月,丁书苗最后一次回到老家山西晋城市沁水县,为的是料理丈夫的后事。丁的丈夫侯晚虎因患胃癌,在北京住院治疗,直到病危时才打着吊瓶被送回老家,当晚就去世了。侯家兄弟5个,侯晚虎排行老三,葬礼基本上是由侯家兄弟张罗的,丁书苗只管出钱,当然,“她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忙”。这次,丁书苗在家里待了七八天,直到葬礼办完才走。侯家兄弟回忆说,自从2000年前后去了北京,她很少在老家待这么长时间。

 

    葬礼办得还算隆重,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大排场。外面来的人很多,只是绝大部分侯家兄弟都不认识,丁书苗在外闯荡多年,已经与他们不在一个世界了。丁书苗走后没多久,侯家兄弟从乡亲们那里听说了她被调查的消息,尝试着联系,果然自此音讯全无。又过了一个多月,他们惊讶地看到,丁书苗这个名字与落马的铁道部长刘志军放在了一起。

 

    山里的买卖

 

    2006年,为修建张峰水库,侯家所在的王必村整体搬迁,一部分人选择移民到县城,另一部分则就近去了张峰村。当时,远在北京的丁书苗也托人在张峰的移民点买下了一套房子,只是一直没住过。按照侯家兄弟的说法,这房子就是为了“给三哥送终用的”。

 

    据侯家兄弟向本刊记者回忆,上世纪70年代,丁书苗经人介绍,从30多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山村古堆嫁到这里。侯家老三当过兵,复员后就在当地乡政府上班。丁书苗出身凄苦,几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上面还有个哥哥,父亲一手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也在70年代离世。丁书苗嫁过来后,在家里过了两年清闲日子,主要是照顾公婆。她虽然没上过多少学,但是“很会说话,见人自来熟,胆子又大”,很快就做起了贩卖鸡蛋的生意。

 

    这个买卖很简单,就是挨家挨户收鸡蛋,然后再拉到晋城或长治去卖,主要是供应给市里的饭店。从村里到县城再到90公里外的晋城,当时还没有像样的公路,有时候要走一整天。侯家人回忆,丁书苗能吃苦,常常背着干粮上路,为了多挣点儿,她有时候还到山上的草丛里抓蝎子,卖给晋城的饭店或药店,一斤20元——这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

 

    侯家兄弟告诉本刊记者,进入80年代,丁书苗看上了刚刚兴起的货运业。她托了很多人终于从银行贷了1.5万元,再加上卖鸡蛋的积蓄,凑足了3万块钱,交给邻县高平一个跑车的人,想买一辆东风货车搞运输。没想到,这人竟然骗走这3万块钱去挥霍了。车没买成,丁书苗讨了很久,结果只追来一辆破拖拉机抵债。

 

    有了这一变故,丁书苗决定离开家乡,到她常年贩鸡蛋的晋城开了家小饭馆。“当时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在乡政府上班的丈夫也下了海,跟着她一块干。在侯家兄弟的印象里,丁书苗的饭馆生意并不显眼,前后换了好几个地方,规模都不大。似乎丁书苗志不在此,她到底还是又买了辆大货车做起了发煤的生意。

 

    与丁书苗同时代贩煤的一位当地老板告诉本刊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期,随着乡镇小煤窑的兴起,晋城的煤炭产量开始逐年增加,尤其是1986年产煤大户晋城矿务局提高产量后,跑运输的多了起来。由于当时公路不发达,煤炭运输几乎全部依靠铁路,他们做的就是从各个煤矿到铁路集运站这段短途运输。

 

    丁书苗到底在何时与铁路系统建立联系,现在已经无迹可循,不过,这段短暂的运输生意极有可能是她接触铁路的开端。有接近丁书苗的人向本刊记者评价她:“不会算账,经常吃亏,但是做人很热心,不管领导还是百姓,她都能和人家打成一片。”与铁路部门建立联系后,新的机会很快到来,她瞄准了当时煤炭运输环节中最紧俏的资源——车皮。

 

    车皮的价值

 

    据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承担全国煤炭供应量1/6的山西省,有70%以上的煤炭需要外运出省,而这其中,铁路运输又承担了超过80%的运量。位于山西南部的晋城,是山西煤炭的主产区之一,煤炭外运主要依靠两条并行南北走向的铁路线——侯月线(山西侯马到河南月山)和太焦线(山西太原到河南焦作)。据晋城火车北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上世纪80年代,太行山沿线的公路尚未修通,正是铁路运力最紧张的年代,晋北站每天发送的车皮在350个左右,只能勉强保证70%的运力供应。晋北站周边的村子里,现在还能看到零星的饭馆和旅店,村民们还能记起当年的辉煌,“等着卸车的大货车排出去好几公里,有时候司机在这里住两天都等不到车皮”。

 

    上述铁路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作为紧俏资源的货运车皮,铁道系统一直采用高度垂直的计划管理模式,一般由当地的煤炭产销大户直接向上级铁路局提出报请车皮,铁路局再统一向上报请铁道部,最后按照铁道部批下来的指标,再层层划拨到各个单位。能拿到多少车皮指标成为衡量一个单位能量大小的重要标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以山西为例,现在能直接向铁路部门申请车皮的大户有7家,能量最大的客户是五大国有矿务局,除此之外还有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和山西煤炭运销公司,后者主要是对地方和私营煤矿进行统一采购和运输。但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煤炭的运销并没有像现在管理这么集中,很多个体老板也可以向铁路部门要车皮。

 

    据上述人士介绍,能否拿到车皮,除了矿务局这一级产煤大户“腰杆比较硬”之外,更多的则主要依靠“与铁路部门的关系”。前述铁路系统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在车皮分配这一垂直序列中,铁道部—铁路局—站段,活动空间最大的是处于中间位置的铁路局,因为它直接面向客户进行分配,处于顶端的铁道部负责各路局运力的统一规划,而处于末端的站段只是调度执行单位,可支配的车皮资源非常有限。上述铁路人士提醒本刊记者注意,在2005年3月18日之前,在铁路局与站段之间,还有一层管理部门——铁路分局,直接掌握着车皮资源的分配。撤销铁路分局,由铁路局直接管辖站段,是当年刘志军上任铁道部长后掀起的重要铁路管理改革,由此,在提高运输效率的同时,权力资源进一步走向集中。

 

    在这一行当里干了20多年的个体老板王刚(化名)告诉本刊记者,“倒车皮”的生意规则很简单,对铁路部门的公关几乎就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甚至有夸张的铁路单位明码标价,业内人士称这一灰色交易为“点装费”。由于铁路运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一辆货车停在路上等待编组的时间可长可短,拿到车皮后能不能尽快保量地运出去,需要支付“点装费”打通各个环节。“一般行情折合到每吨煤上大约二三十元,当然也有紧急情况时高达上百元的,以一个车皮60吨计算,就是三四百元。”王刚向本刊介绍说。

 

    但是,这还仅仅是拿到车皮指标后的交易,而能否拿到车皮则是更大的买卖。据王刚回忆,在晋城,上世纪90年代,车皮指标最贵的时候一个就炒到了8000~10000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假如一列车有40个车皮,光倒卖就能捞30多万元,当然,需要花钱打点。”

 

    丁书苗倒车皮的生意到底是从哪里做起来的,已经很少有人能说清楚,但对于她在铁道系统里的能量,却在业内名气响亮。不止一位当地煤运老板告诉本刊记者,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丁书苗的车皮生意已经做大,她甚至自己投资买下了40个自备车车皮。

 

    自备车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晋煤外运紧张的产物。当时,由于铁路投资不足,山西煤炭民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运输需求尤其紧张。为此,铁道部和山西省专门发文,鼓励煤焦企业自己购买铁路自备车。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政策进一步放宽,自备车除了满足企业自己的运输外,还可以参与晋煤外运。一位当地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能够买到自备车,在当时不仅仅是自身财力的象征(一个车皮大概几十万元),更是与铁路部门关系紧密的象征。“因为自备车从购买到检修再到运营,都需要铁道部门的统一审批和管理,车主只需跟铁路部门签一个协议,就可以坐收渔利了,利润率超过10%,因为量大,收益相当可观。”公开资料显示,到2002年,山西省共有120个国有、集体、私营企业和铁路三产单位投资购买了自备车,运量为7356万吨,占全省煤炭铁路运量的31.8%。

 

    由于铁路部门对自备车执行单独的收费标准,除了运费统一上缴外,还要向车主收取过轨费、检修费等一系列费用,收益要高出系统内的车皮运输。因此,有些铁路部门更愿意把车皮资源调拨给自备车,这样又使得自备车主的生意更红火。据山西省提供的一组数据,1989~1997年间,阳泉、西山、汾西、轩岗4个国有重点煤矿的运量由1989年的636万吨发展到1997年的1831万吨,其中铁路运量变化不大,而自备车运量比例却由13.9%上升到58.07%。

 

    丁书苗的自备车生意是她辉煌的顶点吗?未必。有熟悉这段历史的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丁书苗当时的自备车经营状况并不好,“可能是与铁路部门的关系没有理顺,她自己又没多少市场经营能力,自备车甚至成了丁书苗的一个沉重包袱”。1994年左右,丁书苗卖掉了自己的自备车,生意反而越做越大起来。这个朴实的农村妇女用让人几乎无法拒绝的交往方式,开始打通铁路关系。“去找领导办事,进门先不说事儿,先热情地帮领导打扫卫生擦桌子。”很快,她在山西煤炭铁路运输领域逐渐做大,甚至最辉煌时,“只要是她的车皮,就一路绿灯放行”。

 

    至于如何与刘志军建立联系,未经证实的说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1991年9月~1992年8月,刘志军在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期间,因为晋城煤运的主要市场在河南,侯月线和太焦线的大部分线路又归郑州局管辖,由此建立联系;另一说是1998年左右,丁书苗通过时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分局长罗金保介绍,结识了已经升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罗金保在铁路系统内的升迁迅速,先后担任铁道部运输指挥中心副主任兼装备部主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等职。2010年底,在中铁铁龙物流公司董事长任上被有关部门“双规”。本刊记者就此向上述知情人士求证,得到的答复是倾向于第二种说法,“如果早在1991年就结识刘志军的话,她的自备车就不会经营失败了”。

 

    丁书苗与刘志军的交集,现在已难考证。不过,以结果看,结识更高权力层给丁书苗带来的最大转折就是,她已经不满足于在晋城或山西倒车皮搞运输这样的简单生意了,而是把重心转移到了北京,那里有她更大的舞台。

 

    北京的舞台

 

    事后看,丁书苗的转战恰逢其时。晋城煤运界一位人士向本刊分析,上世纪90年代中期,晋城煤炭公路外运基本依靠国道207这一条线,铁路是主力军。但由于铁路侯月线和太焦线沿太行山走向,地形复杂,要扩大运量修建复线,投资成本太高,发展潜力有限。而随着2000年左右晋阳、晋焦等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晋城煤炭外运的主力开始逐步由铁路转向公路。

 

    也是在2000年左右,丁书苗来到北京。最初,她仍主要从事铁路运输业务,于2003年注册成立的中企煤电工业有限公司,年经销电煤400万吨,铁路运力500大列以上。但是,很快,丁书苗就扩大了自己的生意范围,于2006年1月注册成立了北京博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博宥投资),注册资金3000万元,中企煤电出资2980万元,侯军霞、王惠萍分别出资10万元。侯家兄弟向本刊记者证实,侯军霞就是丁书苗的女儿,现在也已经联系不上。

 

    此后的两年间,经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和股权变更,于2007年12月将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博宥集团)法人变更为丁书苗,注册资金由5000万元增加到1.2亿元,入住号称“北京最贵的写字楼”——新保利大厦,公司业务也开始陆续向高铁设备、影视投资、广告传媒及铁路建设等诸多领域延伸。

 

    丁书苗在北京的生意,即便是最近的家人也所知甚少,能说起的都是那些模糊的慈善捐款。“她自从去了北京就很少回来,平时也没有联系,有时回来一趟,给老人上上坟就走了。”据侯家兄弟介绍,在北京帮丁书苗打理公司事务的主要是她的女儿侯军霞,同时,在晋城仍有丁书苗的产业,城区以菜品名贵而著称的丽华天缘大酒店,工商资料显示其法人代表就是丁书苗的儿子侯华军。

 

    不过,丁书苗在铁路大蛋糕上分得的利益并非无迹可察,尤其是在最近几年飞涨的高铁投资中,丁书苗没有旁观。公开的招标资料显示,博宥集团旗下的金汉德公司就是高铁获益者,曾承担了京津城际高铁、武广高铁、京沪高铁等沿线的部分声(风)屏障业务。

 

    作为高铁沿线的一种降噪设备,声屏障是随着高铁大规模建设才在国内兴起的新行业。注册于2006年的山西金汉德公司,最初从表面上看不到丁书苗的影子。2007年,金汉德引进德国旭普林工程公司技术,开始在高铁招标中屡屡中标。工商资料显示,2008年,山西金汉德并入丁书苗在2007年12月所成立的北京金汉德公司,主要销售铁路配套设备和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等,公司在山西、河北均设有生产基地。山西金汉德公司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他们一直都知道公司大老板是丁书苗,只是一直未曾见过。现在,公司正在加班加点赶制京沪高铁的声屏障,并未受丁书苗被查的影响。

 

    一位声屏障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虽然声屏障在高铁建设中的角色,仅相当于家庭装修中的窗帘,资金量只占整个投资的3%左右,但因为总量庞大,收益也相当可观。公开招标资料显示,京沪高铁2200亿总投资中,声屏障项目约有50亿元。而围绕这一项目招标所产生的争议,早在去年就在网上广泛流传。上述声屏障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按照铁道部要求,高铁招标中竞标公司需要和铁道部下属的专业路局进行合作,行政审批在招标过程中所带来的问题一直争议未断,“声屏障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儿科罢了”。

 

    除了“窗帘”式的声屏障项目外,丁书苗也开始涉足高铁关键技术之一的动车轮对生产。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动车轮对技术要求较高,国内尚没有这方面的生产材料,但是位于山西太原的智奇公司在最近两年成了这一领域的新星。工商资料显示,智奇公司的前身智波公司,由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下称山煤集团)、博宥集团和中昶投资共同资组建,随后在2007年与意大利Lucchini(路奇霓)公司合资,改名为智奇,注册资金1.5亿元,项目总投资约11亿元,其中智波占75%,外方占25%。

 

    类似的高铁项目投资,在老家晋城几乎无人知晓。对当地人来说,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是近在眼前的嘉南铁路项目,她是丁书苗在老家的最大手笔。嘉南铁路号称是中国第一条民营投资建设的铁路,西起嘉峰站,东至南陈铺站,连接晋城两条运煤大通道侯月线和太焦线。线路正线全长64.9公里,项目总投资23亿元。

 

    有熟悉这一项目的当地人士向本刊透露,嘉南铁路项目早在2005年铁道部出台《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参与铁路建设经营的实施意见》后就开始运作,最积极的牵头人是晋城当地民营企业家、裕丰实业的老板崔裕峰。项目于年底获批,第二年9月就成立了裕丰嘉南铁路公司。只是,后来经过了漫长的各项审批,迟迟没有开工建设,直到2009年9月终于奠基,而此时的控股方已变为博宥集团的丁书苗。上述政界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崔裕峰虽然起步早,但在运作嘉南铁路项目过程中,无论是资金还是政府关系并不顺利,应该是知难而退。而远在北京的丁书苗却风生水起,除了出手阔绰的高调慈善外,博宥旗下的英才会所号称是世界顶级俱乐部,其持股的伯豪瑞廷酒店,于2010年初专门举办了一场秘书界新春联谊会,前来出席的秘书多达300多位。

 

    在晋城采访,崔氏家族的名头要更响。崔家就位于晋城北站旁边的霍秀村,父亲崔发荣早年拉平板车出身,后来依靠在北站建设煤炭货场起家,先后投资建设了4条铁路专用线。虽然本刊记者就此向接近崔裕峰的一位裕丰公司领导求证时,他否认了“崔家落败”的说法。但上述熟悉情况的知情人感慨:“崔家没有走出晋城,走了下坡路,而丁书苗去了北京,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只不过,在铁路这个庞大系统里,她也只能算是一员小卒。”■

 
 
 
 

砸楼主
快速回复:
给本贴内容评分: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平均得分:8.5分, 共11人评分
发表于:2011-03-07 15:44:02

    他们惊讶地看到,丁书苗这个名字与落马的铁道部长刘志军放在了一起。

发表于:2011-03-07 16:08:30
发表于:2011-03-07 16:11:02
哎呦我的妈呀!刘部长口味还挺重的!
发表于:2011-03-07 16:17:27
发表于:2011-03-07 16:17:38
标题应该是-----看刘志军是怎吗被200斤巨逼夹死的
发表于:2011-03-07 16:22:34

    

 
 
一副色狼的相
发表于:2011-03-07 16:23:19
楼主阁下孤陋寡闻了,个人口味不同,太祖还讨个反革命破鞋做老婆呢,刘大人口味比较重,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
发表于:2011-03-07 16:54:06
因为下面可以跑火车!
发表于:2011-03-07 17:44:24
 
既然如此了解,事前为何不讲?
 
落井下石的小人!
发表于:2011-03-07 18:03:01
靠!大水牛。
发表于:2011-03-07 18:06:55
发表于:2011-03-07 18:07:41
一头种猪和一口老母猪。
个人签名:
发表于:2011-03-07 18:13:08
发表于:2011-03-07 18:23:45
龟田志军要和她配种与我们有何相关?...
文明网民勋章
发表于:2011-03-07 18:48:47
发表于:2011-03-07 18:51:29
看得心惊肉跳,不得不佩服别人的能力
发表于:2011-03-07 18:53:00
军哥的口味很重啊
发表于:2011-03-07 18:59:53

    目前,已有大批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进驻银行,他们统一穿着和银行工作人员一样的服装,挂着理财经理或客户经理的牌子,冒充银行人员欺诈客户,这些人均为保险公司招来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为了一已之利,不计后果,疯狂欺诈客户,在银监会下发了《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合规销售与风险管理的通知》,要求银行2010年底前清退保险公司驻点人员后,他们不但不加以收敛,反而改头换面,继续留驻各家银行网点,和银行人员一道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诈客户,她们把10年期和6年期的保险说成是5年期和3年期的银行存款,把本不确定的保险分红说成比银行利息还高的高息存款,而对一旦提前支取就会连本金都保不住这样一个事实闭口不谈,一旦出事,她们立刻拍屁股走人,而受害的只是无辜的老百姓

发表于:2011-03-07 19:24:51
做事不透明,什么事都是在黑暗中操作,所以问题会越来越多。唯有民主才能使人们在阳光下做事,问题会越来越少。
发表于:2011-03-07 19:29:31

    中国当前最大的社会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慧与官员们日益沦丧的道德之间的矛盾---韩寒

发表于:2011-03-07 19:33:31

    很般配的一对狗男女.....

发表于:2011-03-07 19:35:07
。、
个人签名:贪官不除!何以谈振兴中华!我只是来捉鬼的!
发表于:2011-03-07 19:41:29
发表于:2011-03-07 19:45:20
不是有红楼小钗吗?
发表于:2011-03-07 19:50:12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猫论”灭了道德,“摸论”弃了廉洁, “先富论”毁了公平,“养晦论”失了尊严, “搁置论”损了主权, “不争论”丢了民主。

发表于:2011-03-07 19:52:47
 
发表于:2011-03-07 19:55:22
发表于:2011-03-07 20:12:17
刘只准长得确实够流氓的,那眼神。。。。。。。。。。。。。。。
发表于:2011-03-07 20:16:52
 
发表于:2011-03-07 21:09:50

引用:以下是东方蔚蓝的天空在 2011-03-07 19:29:31 发表的:

    中国当前最大的社会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慧与官员们日益沦丧的道德之间的矛盾---韩寒

发表于:2011-03-07 21:10:18
 
发表于:2011-03-08 08:02:22
个人签名: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发表于:2011-03-08 08:31:28

引用:以下是大草原2008在 2011-03-07 15:59:19 发表的:

                          靠!!!
       “山西人民有志气、有能力、有办法把混入共军队伍里的刘部长拉下水,淹死刘部长————”
 这搞不好也是一种策略呢,哈哈··········
发表于:2011-03-08 08:52:27
发表于:2011-03-08 08:56:54
发表于:2011-03-08 09:08:53

    “黄金蟹斗”,是肯德基最新推出的海鲜小食,根据肯德基最新的官方声明,“黄金蟹斗”的材料是精选的新鲜东海野生纯花蟹肉。

 

    但在昨天,有宁波水产商指出,蟹斗的原材料其实是最普通的杂蟹,市场价5毛一只。(详见本报昨天报道)消息一出,全国各媒体竞相转载。很多网友也发帖质疑,“黄金蟹斗”,含金量到底有多大?

 

    网友痛批:

 

    蟹斗肯定不是东海花蟹

 

    现在,“黄金蟹斗”已经成了搜索热词。截至昨晚6点,本报报道《肯德基“黄金蟹斗”吃出谜团》,在百度的搜索结果超过了8000条。新华网、中国日报、中国网络电视台、中新网、凤凰网财经频道等媒体纷纷在醒目位置进行转载。大部分网友用亲身经历表示,很难相信“黄金蟹斗”的用料是肯德基所说的“新鲜东海野生纯花蟹肉”。

 

    网友“JESS”说,“黄金蟹斗”其实就是萧山人叫的“石蛤”,市场价6元一斤。

 

    网友“VCSH”也是卖水产的,他说:“弟媳妇要求吃黄金蟹斗,端上来后,我们三人都快笑岔了气,这个螃蟹就是我们家卖的最便宜的那种,在家早就吃的不要吃了。”他说,这种蟹如果新鲜的话,味道还不错,但KFC卖的蟹斗,尝味道明显不是新鲜原料。

 

    部分地区蟹斗悄然下架

 

    肯德基暂无回应

 

    据了解,目前北京、大连等城市的部分肯德基门店已经停售黄金蟹斗,海报也已撤下。对于停售原因,肯德基工作人员表示,黄金蟹斗是时令产品,而非长期产品,下线的原因是卖得太好,提前售罄。

 

    对于本报提出的质疑,杭州肯德基有限公司表示还在和总部联系,目前没有回复。

发表于:2011-03-08 09:18:34

    

发表于:2011-03-08 09:26:43

引用:以下是大草原2008在 2011-03-07 15:59:19 发表的:

                          靠!!!
       “山西人民有志气、有能力、有办法把混入共军队伍里的刘部长拉下水,淹死刘部长————”
应该不是淹死的,是掉缝里夹死的吧?
发表于:2011-03-08 09:36:14
刘部长家的席梦思坏了,丁董给他送人形席梦思,主要出发点是为了关心和爱护领导,绝对没有其他什么想法。
发表于:2011-03-08 09:38:48
发表于:2011-03-08 09:39:33
哈哈哈,太有才了
发表于:2011-03-08 09:44:53
发表于:2011-03-08 09:47:41
个人签名:软的太久,都忘了硬了!

中华百家评热点

性感柳岩“袒胸露乳”背后隐情
中国男人外表配不上中国女人?
北京惊现美女遛螃蟹 炒作?
  • 《失恋33天》如何成国礼?
  • 教授:博导诱奸女生无罪
  • 发霉面包 民政部门缺心眼?
  • 福喜还对中国人做了什么?
  • 食品行业当刮骨疗毒!
  • 台客机起火爆炸 谁之错?

关闭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

关闭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
您有条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