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细菌战亲历者:日军投带病毒粮食 弟弟半天身亡

级别:御史等级15等级15等级15等级15等级15等级15 积分:43825

 原标题:[本周人物]细菌战亲历者:被掩埋的痛

77岁的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协会常务副会长徐万智。

85岁的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张礼忠在家中锻炼身体。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即731部队,是二战时期,日军开发细菌武器的秘密部队。

  关东军军医部长:要说秘密中的秘密,就是实施了以细菌战为攻击手段的研究,还有实施人体实验,这两件事。

  “731部队”军官 川岛清:鼠疫杆菌主要以鼠疫跳蚤的形式使用。其它细菌则被直接散布到水源、水井或储水池等场所。

  今年8月15日,是日本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被日本法院驳回赔偿和道歉诉求的第10个年头。而在两天前,8月13号,日本放送协会播出一部名为《“731”部队的真相》纪录片,首次公开12名日本战犯,承认细菌战罪行的录音。在千里之外的湖南常德,当年参加诉讼的61位细菌战亲历者,如今只剩21人在世。

  湖南常德细菌战亲历者 张礼忠:我记得一清二楚,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个时候,亲人死了六个,加上一个丫头,一个佣人,就死了八个人。1941年发生鼠疫以后,常德就设了火葬炉,尸体就要烧,土葬是几千年的习俗,所以就不敢哭,怕保长听到,把尸体抢去,到半夜时候,两个弟弟先后死了,父亲就拿两个箩筐,一头装一个,伪装睡着的两个孩子,随着跑防空警报的人群混出城,最后就把他们埋在小西门外,乱葬岗那里。

  对于湖南省常德市,86岁的张礼忠老人来说,1941年11月4日,是永生难忘的日子。76年前的这天凌晨,常德如往常一般,响起防空警报。但令人疑惑的是,这次日军飞机没有进行轰炸,只是低空盘旋三圈,投下大量粮食、棉花、布条和纸屑。这些东西落在路上、城墙上、屋檐上,随处可见。当天早晨,他不到4岁的两个弟弟,出门玩耍,回来没多久就开始发烧,口干,浑身红肿,更在半天后,不治身亡。同样遭遇的,还有生活在常德市十多公里外农村的徐万智。

  徐万智:父亲去世以后,我家里就接二连三的有人死亡,我叔叔的儿子比我大一岁,就染病了,也是一样的病症,和我父亲是一样的,也就死了。堂哥刚去世,我的奶奶就病了,我奶奶得病死了以后,没几天,我的姑姑也死了。

  此后的五十多年里,张礼忠和徐万智,一直以为,是因为常德闹了鼠疫,导致自己家破人亡。1996年,日本反战人士来到湖南常德,调查细菌战受害者情况。徐万智等人,终于弄清楚1941年的那个早晨,日军投下的棉花、粮食里,包裹了36公斤携带鼠疫病毒的跳蚤。当年已经54岁的张礼忠才明白,自己家人是死于日军的细菌武器。

您有条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