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关闭

71岁入狱,唯一女儿狱中自杀 84岁再成亿万富翁!

级别:监狱 积分:0

少年时,他义无反顾地参加革命,却因反右不力被打成右派;60多岁时,他坐拥年创利税近200亿的红塔帝国,说话如“圣旨”,被尊称“老爷子”,后却因贪污罪被判无期徒刑;84岁,他再次成为拥有35万株冰糖橙的亿万富翁,但却始终摆脱不了曾经“烟草帝王”的阴影。这个曾被报告文学形容为像太阳一样灿烂的男人,淡然外表下的内心,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触碰到。

王石说,我是他的粉丝,

他是我们这些企业家的骄傲。

他就是褚时健,

他的人生不得不说是一个传奇。

一路摸爬滚打,大器晚成

1928年,褚时健出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31岁时被打成右派,带着妻子和唯一的女儿,到农场参加劳动改造。

文革结束后,1979年褚时健接手玉溪卷烟厂,出任厂长。当时的玉溪卷烟厂是一家濒临倒闭的破烂小厂。那年他51岁,扛下了这份重任。

51岁,对于他来说,人生才刚刚开始。

褚时健管理小烟厂的时候,国家烟草总局为西南地区引进一套先进技术的指标给了贵州,但贵州没要,因为谁要就要准备两千多万美金。

拿下这套设备需要抵押贷款,当时的政策是,抵押贷款无法偿还的话,厂长是要坐牢的。

但褚时健已经意识到新技术和新设备对企业的未来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便冒着坐牢的风险,将全厂抵押给银行,最终引进了新设备。

他亲自参与每一个生产和流通环节,到九十年代中期,他已经“把一个地方小烟厂做成了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烟草帝国——红塔山集团”。

经过18年的努力,他把当年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打造成后来亚洲最大的卷烟厂,中国的名牌企业——红塔山集团,18年的时间共为国家创税收991亿。

小有成就却入狱,跌入人生低谷

1995年2月,一封来自河南三门峡的举报信,终结了这一神话。

据1998年1月新华社报道,褚时健的“女儿共索要和接受3630万元人民币、100万元港币、30万美元,妻子及其他亲属共收受145.5万元人民币、8万美元、3万元港币及大量贵重物品”。褚时健本人,后来被司法指控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最主要的情节是,他把巨额公款直接划到自己的名下,其中一笔是174万美元,另一笔1156万美元。

但是,这个案子却在全社会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据当时新华通讯社的报道,要“法办”褚时健,“有些人感情上接受不了。不少人认为,褚时健……功劳太大了,过与功相比,算不了什么”。“有些人思想上有顾虑:查办褚时健,会不会把企业查垮了,影响企业稳定,影响云南的经济发展、财政收入?”

还是“中央纪委领导同志提出:对褚时健,‘过不掩功,功不抵过’”,为这个多少升华出了一点政治意味的经济案定了调。

但是,在经过长达四年多的调查以后,对褚时健的量刑却颇费周章,当时强调的,不是“以法律为准绳”,而是“判决一定要经得住历史考验!”(主审法官语)。

最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据说是十易其稿的、被称为“现代法律文书的典范”的长达8000字的判决书,宣布褚时健因巨额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检察机关指控的一笔1156万美元贪污,“疑罪从无”,未作认定。

而按当时中国对贪污犯罪的“判例”,褚案涉及金额已经数倍于死刑。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褚时健宣判两个月后,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胡长清案的终审裁定:死刑立即执行。而这位江西省前副省长贪污受贿金额是人民币544.25万元,不明财产是人民币161.77万元,两项合计差不多褚时健被认定的一次贪污金额(174万美元)的一半。

褚时健后来有如此供述:“当时新的总裁要来接任我。我想,新的总裁来接任我之后,我就得把签字权交出去了,我也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交签字权。我得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还对罗以军(褚时代的红塔集团总会计师)说,够了,这辈子都吃不完了。”

因此,褚案引发了一个“59岁现象”,即官员“退休前捞一把”的讨论。

可即便如此,到近年,已经有相当有话语地位的过来人表示,“他的问题其实没有那么严重”,他“被判重了”。一些媒体人士甚至用近乎诗一般地语言对他表示同情、惋惜和为他辩护。一位论者曾这样写道——

1996年(褚时健被调查的第二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总裁的收入为885万美元,外加2500万美元购股权;迪斯尼公司总裁年收入是850万美元,外加1.96亿美元的购股权。如果按照同样的比例,红塔集团的销售总额距离世界500强并不遥远,作为红塔集团的最高管理者,褚时健所应得到的报酬要远远超过(法院认定的贪污和不明财产)174万美元。但是,他18年的收入加奖金不过80万人民币。他每为国家贡献17万自己才得到一块钱。

民间如此,官方亦然,2008年的最后一天,云南当地媒体发布的“改革开放30年影响云南30人物”中,褚时健排名第5。

而且,还有一个细节颇值玩味。据财经作家苏小和表述,褚时健没有独吞贪污款。他是非常自觉地将资财分给了与他戎马生涯的兄弟们。红塔集团总会计师罗以军这样回忆私分300万美元时的情景:“褚时健对副厂长和总会计师等人说,弟兄们辛苦一场,现在有点外汇分给你们。开始时我们也觉得有些不妥,但多年来已习惯了他的威信,他的话就是圣旨。”

在褚时健红透全中国,走到人生巅峰时,却在1999年因为经济问题,被判无期徒刑(后来改判有期徒刑17年),那年的褚时健已经71岁。

这个人生的打击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从人生的顶峰将其打入低谷。

接下来,打击接二连三,另一个打击更让老人觉得非常致命。

他的妻女也跟着入狱,而唯一的女儿在狱中自杀身亡。

此时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晚年遇到这样的不幸,让无数人感到心痛,很多人认为他只能在狱中悲凉的苟延残喘度过余生了。

经营果园,人生再一次腾飞

走过一段众所周知的人生跌宕,命运夺走了他的一切,他想靠自己的能力从命运手中夺回来。

于是,他回到自己最初的农民角色,开始打土地的主意。

“我现在掌握的知识不如年轻人多,但是我的经验会比年轻人更丰富。”经验让一个年过七旬的创业者,拥有未雨绸缪的能力和耐心。

在种橙之前,他先后投入了200万元在果园架设引水管、输水管。当时,很多人都觉得这样大动干戈是没有必要的。

可等到2009年云南大旱,山上的农田收成都因干旱而大受影响,而他的果园一切安好,不会受到影响。

这时候,大家才更加佩服他的远见。

您有条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