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关闭

汀州记忆——远去的汀城“四大名人”

级别:监狱 积分:0
汀州  记忆  远去  四大  

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淡去,成为了一代汀城人心底柔软的记忆

——题记

来源:长汀论坛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汀州城里谁最有名?郑马水可算头一个。

郑马水是卖老鼠药的。在汀州城里最繁华热闹的水东桥头。这水东桥北接民国商业古街水东街,东连营背街、汽车站,西面是直通西门口的兆征路,南通桥下坝、南寨。桥左是家家必去的菜市场——半片街,桥下是汀江的古码头。水东桥处于商旅交汇的十字路口,热闹可想而知。郑马水在这样的地方卖鼠药,真是选对了地方。

郑马水的铺子不大,嗓门大。他的铺子就在桥栏边的地上,铺张塑料布,摆上许多纸包的药,再放上一瓶酒。往地上一坐,把哨子猛地一吹,就开始了一天工作的开场白,他说:

郑马水,三阁檐下住。

老鼠药家家消得着(音zhao),

一家消不着(音zhao),

老鼠咬烂你屋下的烂蒲勺。

有人买了药,疑问:有无用呀?他瞪大眼赌咒发誓:

老鼠药毛(没)假!

老鼠药不死,我一家大死。

又把胸膛拍得“嘭嘭”响,肯定地说:

买了我的老鼠药,

一家雀静。

之后,收了钱,端起酒瓶子“咪”一口酒,咂咂嘴,自言自语唠叨几句什么。(这酒瓶有点神奇,不见他添酒,喝一天酒也少不了多少)。拿起哨子出其不意尖锐高亢“嘘”地一吹,(常常把路过的行人吓一跳,引来一阵笑骂)又吆喝起来。碰上生意清淡时,他会摸出一大把的角票块票,往铺上一扔,吹起牛来:

我会没钱呀,纸票在呢角(这里)

有钱不敢乱抢,

谁敢抢钱呀……

有街上青皮少年捉弄他作势要抢钱,他毫不客气拔腿就追,直追到对岸望江楼下的城墙边。

除了下雨天,郑马水每天都来,坐在地上,中午也不回去,由家人送饭吃。他家住在南门的新新巷郑家祠,离那唐代城门三元阁很近。他的不知疲倦声嘶力竭的大嗓门,百无禁忌的话语,出其不意吹响的哨子,盖过了半片街的市声和司前街的人声车声,成为水东桥头一景。

您有条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