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河北宁晋:小时候我们很穷却很快乐

级别:监狱 积分:0
河北  宁晋  小时候  很穷  

我生在河北宁晋城西大北苏村,童年是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这是一个物质非常贫乏的时期,虽说我们家家户户都非常穷,可是我们却很快乐……

我至今还能清楚的记得,一个老奶奶去我家门口大槐树下面的供销社,拿出五分钱说:给我称三分钱的盐,剩下的两分钱买烟。

这个烟是岗南牌子的,一整包20支一角六分钱,零卖就是一分钱一根。

因为这个年代,是人们还没有解决基本温饱的年代,很多人家,一年也就是吃两次白面,一是麦收期间,而是过年的时候。

可是,在缺乏物质的童年里,我们从来不缺少精神,虽然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和老咸菜,身上也没有一分钱,但我们却是非常的开心。

没有钱买玩具不要紧,广袤的大地上,随便捡几个小坷垃、烂砖头,然后在地上画上一个留个空或者八个空的方格,小伙伴儿们就开始“走地”,而且还“走”的废寝忘食,不亦乐乎……

有人用玉米换了黑枣,他们吃黑枣,我们就捡他们吐出来的黑枣核,在地上弄个乒乓球大小的小坑,离坑一米左右画一条线,然后开始一人守桩,其它小朋友就拿出一个黑枣核放在线上,开始用手蹦,一边蹦黑枣核一边大声的念着:一蹦蹦,二吃鹰,三黑狗,进城柳……

这个儿歌中的一二三,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这个城柳,就是老家话:城里;

碰巧的是,我家门口那个康熙年间的大槐树下,属于当时大北村的经济文化中心,无论是学校,卫生院、还是图书室、供销社,甚至以后的面粉厂、电影院,都在大槐树的周围,而供销社一个长得傻大呼玛黑的大哥哥,就叫三黑,因此每当我们高喊着“一蹦蹦,二吃鹰,三黑狗,进城柳”开心快乐的蹦黑枣核的时候,三黑就黑着脸从供销社里喊道:走走走,起其它地方玩去……

那个年代,作为农村交通工具的自行车,也是少的可怜。可是,我们依然无忧无虑,就是去四公里开外的外婆家,也就是那个叫做“轱辘儿”的铁环,再拿上自己用铁丝制作的推柄,开心欢乐的推着“轱辘儿”,一路小跑的就到了外婆家……

您有条新消息![×]